乳法照样精法?希特勒的精分法兰西之旅

1940 年 6 月中旬,夏伊勒再度造访巴黎,但这次肯定怀着撕心裂肺的心情,因为他是跟随德国军队来到这里的。1940 年 6 月 14 日,法国人处于崩溃的边缘,德军第 87 步兵师辖内部队顺利进入巴黎这座不设防的城市,成千上万的巴黎居民(实际上也包括整个世界的人)都极为震惊地观看着这一幕。虽说战斗仍在继续,可结果已经不存在疑问——直到最近仍是欧洲大陆军事最强国的法兰西战败了。

德国人仅用六周就实现了他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耗时四年也没能完成的壮举。希特勒入侵波兰两天后的1939 年 9 月 3 日,法国对德国宣战。接下来几个月里,双方展开了一场“空拳练习”,直到 1940 年春季,史称“虚假的战争”。

希特勒对此极不耐烦,想在 1939 年秋季进攻法国,但恶劣的天气和他手下那些将领更理智的判断占了上风。这场进攻被推迟到1940 年春季,这也使德国人能够改进战役计划,并且更好地训练、装备、准备他们的军队。德国针对法国和低地国家(荷兰、比利时、卢森堡)的西方战局最终在1940 年 5 月 10 日发起。

德国国防军投入一股运作出色的地空合成力量(装甲兵、摩托化步兵、步兵、炮兵、中型轰炸机与俯冲轰炸机部队等),迅速打垮了缺乏准备、反应缓慢的对手。德军装甲力量从阿登森林出击,这是法国人始料未及的突击方向。到战局第四天(5 月 13 日),德国人在色当渡过默兹河,实现了一场决定性突破。

随后,德军机械化部队的行动重心转变为迅速向西进击,直奔英吉利海峡。到 5月18日,德军诸装甲师横扫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场,这个过程使希特勒变得神经兮兮,他对暴露在外的装甲先锋部队担心不已。5 月 20 日,一个德国装甲军的下辖部队已在阿布维尔附近到达海峡,10 天内取得了行进约 320 公里的进展。

法国陆军和英国远征军的精锐力量背靠大海,被困在一个大口袋里。希特勒于 5 月 24 日命令他的装甲部队在距离敦刻尔克约 25 公里处停止前进,此地是英法联军手中仅剩的一座海港。在很大程度上,也多亏他这个决定,法国和英国才得以在 6 月 3 日前撤离了包括整个英国远征军在内的大约 37万名联军将士。

英国人退出战斗后,法国人孤军苦战,战败的军队士气低落。在赢得一场场胜利的德国人看来,接下来要做的不过是实施扫荡行动。希特勒的军队转身向南,迅速突破法国军队的“魏刚防线”——说实话,这根本不是什么防线。

6月14日,德军进入巴黎,“三天后,他们挤在和平咖啡馆的露台上,很高兴自己成为世界旅游之都的观光客”。6 月 17 日,刚刚组建法国新政府的贝当元帅通过广播告诉法国民众,他正同德国人进行停战谈判。

这就把我们带到了夏伊勒先生的描述中。

6 月 19 日,他“听闻”希特勒打算在某个地方对贝当请求的停战“提出条件”。毫无疑问,元首对这种历史性反讽深感快意,而且明显正在寻求报复,因为他想在 1918 年 11 月 11 日、德意志帝国向法国及其盟国投降的同一地点——贡比涅森林中的一小片空地上——提出自己的停战条件。6 月 19 日下午,夏伊勒驱车赶到那里,发现德国陆军工兵“正在拆毁仍存有福煦元帅旧卧车的博物馆的墙壁,而 1918 年的停战条约就是在那个车厢里签订的”。

夏伊勒离开时,工兵们已经拆掉墙壁,正把车厢推到空地中央的铁轨上。他们说,这就是 1918 年 11 月 11 日清晨 5点德国使节签署停战协定时,车厢所停放的确切地点。两天后(1940年6月21日),夏伊勒回到贡比涅森林,以“观看希特勒最新、最大的胜利场面……”六月的阳光暖洋洋地洒落在壮丽的树木上——榆树、橡树、柏树和松树——把一片令人神清气爽的树荫投在通往小小的圆形空地的林荫道上。

下午3点15分,希特勒乘坐他的大型奔驰车赶来,同行的还有戈林、布劳希奇、凯特尔、雷德尔、里宾特洛甫和赫斯,他们穿着各种各样的制服,唯一的帝国元帅戈林还在摆弄他的元帅权杖。他们在200码外的阿尔萨斯—洛林雕像前下车,雕像上覆盖着德国军旗,以免元首看见那柄硕大的宝剑(我曾在以前更快乐的日子来参观过,所以还记得它)。这是一柄属于1918年赢得胜利的协约国的宝剑,插在一只有气无力的鹰身上,这只鹰代表霍亨佐伦王朝的德意志帝国。

希特勒朝纪念碑瞥了一眼,随后大步向前走去。夏伊勒打量着这位德国独裁者的面孔,他在日记中草草写道,这副面孔看上去“严肃、庄重,但充满复仇的神情”。在另一座法国胜利纪念碑前短暂停留并表达了自己的轻蔑后,希特勒和随行人员走入用于举行停战谈判的车厢。

元首坐在了福煦元帅 22 年前坐过的那把椅子上。几分钟后,法国代表团到达,为首的是在色当指挥第 2 集团军的查理·洪齐格将军。夏伊勒觉得他们“看上去神情颓丧”,但也认为他们“保持着一种悲剧性的尊严”。

德国陆军总参谋长弗朗茨·哈尔德将军当晚在日记中写道,法国代表团“事先未被告知他们会在 1918 年谈判的地方接受停战条件,这种安排显然令他们深感震惊,起初还有点不太高兴……陆军总司令担心法国人不会接受”国防军最高统帅部(OKW)参谋长威廉·凯特尔向法国人宣读停战条款序文后,希特勒及其随行人员离开车厢,把谈判工作留给了这位参谋长。但凯特尔已收到严格指示,不得偏离本国元首亲自拟定的条件。

德法两方人员分坐车厢两侧,希特勒在照片最左侧

洪齐格读了停战条款,随后立即向德国人指出,这些条款太“冷酷无情”,在他看来,这比1918年法国向战败的德国提出的条件还要严厉得多。

他和他的代表团摆出挑战姿态,据理力争并提出抗议,结果使这场谈判——关于处理法国战俘、遣返法国国内的反纳粹流亡者、割让领土给德国等问题,最重要的是关于如何处理法国海军——拖延到了 22 日。

到这一天下午 6 点 30 分,心力交瘁的凯特尔发出最后通牒:法国必须在一小时内接受或拒绝停战条款。别无选择的法国政府屈服了。

1940 年 6 月 22 日下午 6 点 50 分,洪齐格和凯特尔在停战协定上正式签字。

几天后的 6 月 28 日凌晨 3 点 30 分,希特勒离开设在布吕利-德珀舍的大本营,乘坐由他的私人飞行员汉斯·鲍尔驾驶的飞机,飞往巴黎郊外的勒布尔热机场。希特勒从那里乘车前往巴黎,这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探访这座城市。

飞机于清晨 6 点前不久到达,随后包括武装警卫在内的车队驶过寂静、显得几乎有些冷清的街道。希特勒快速参观了巴黎最著名的建筑物和地标,包括凯旋门、埃菲尔铁塔、卢浮宫和著名的歌剧院——这是他在求学时期最钦佩的建筑,最后还拜谒了荣军院的拿破仑墓。希特勒拜谒拿破仑墓,他似乎对这位征服者充满崇敬之情

离开墓地时,他告诉身边的随从 :“这是我这一生中最伟大、最美好的时刻。

游览巴黎期间,希特勒下令拆除两座一战纪念碑,这道命令得到了不折不扣的执行。

他于上午 8 点 30 分离开巴黎 ,回到当地机场,还命令鲍尔在城市上空兜几圈,随后返回了大本营。满怀喜悦之情的希特勒告诉他的建筑师朋友阿尔贝特·施佩尔 :“得见巴黎是我一生的梦想。

今天如愿以偿,我已经说不出自己是何等幸福。本文摘自《巴巴罗萨:德国入侵苏联的内幕》全2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