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教授不一般,出版首部长篇小说,莫言给他题书名,阎连科万字长文推荐

王尧,散文家、评论家、苏州大大学文学院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首席专家。最近,他又多了一个头衔:小说家。日前,王尧的首部长篇小说处女作《民谣》精装单行本由译林出版社推出后,《民谣》的书名由诺奖得主莫言题写,作家阎连科也为《民谣》撰写了万字长文推荐,称其“重建了小说之根基”。

王尧说:“我可能因为这部小说成为小说家,不再是批评家了。现在写小说就是小说家,写散文就是散文家,写诗就是诗人。我庆幸,我赶上了这么容易命名的年代。

《民谣》写了什么?写了一个少年的成长精神史,一个村庄的变迁发展史,一个民族的自我更新史在这篇长篇小说问世之前,王尧已在多重身份之间游刃有余:作为学者,他是苏州大学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主要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作为散文家,他数十年来致力于散文创作,在多种报刊上发表专栏,出版有《一个人的八十年代》《纸上的知识分子》多种散文随笔集。王尧以《重读汪曾祺兼论当代文学相关问题》摘得第七届鲁迅文学奖文学理论评论奖,对汪曾祺小说散文炉火纯青的研究,使其文字氤氲着冲淡平和的文人气息。

王尧为他的首部长篇小说《民谣》准备了二十余年,他把自己的文学理想、文学追求、文学实践都揉进了《民谣》里。《民谣》写了一个少年的成长精神史,一个村庄的变迁发展史,一个民族的自我更新史。“‘民谣’是关于乡村历史的一种旋律,一种声音。

王尧如此解释为什么将这部长篇处女作取名为《民谣》。一次,他在南方一座城市闲逛时,听到前面十字路口的东南侧传来二胡的声音。他站着听完了《传奇》、《茉莉花》,“在摇篮曲之外,我熟悉的民间小调和歌词就是《茉莉花》、《拔根芦柴花》和《夫妻观灯》。

在熙熙攘攘嘈杂喧嚣的市井声中,《茉莉花》的旋律犹在耳畔。那个黄昏我从码头返回空空荡荡的路上,想起了十字街头的情景。也许,我的这部所谓小说应该叫《民谣》。

王尧说,在他这个年纪写小说,有朋友形容是“老房子着火了”。

他把这次写作比喻为一次马拉松,因为自己也一直处于写作小说的困境,中间数次停笔,直到有一天再起久违的写作冲动,这才放下其他写作,完成了自己那幢“烂尾楼”。“庚子年来了,我体验到了一种死而复生的感觉。

和许多朋友一样,这段时间的精神史可能是我们重新理解世界认识自己的一个重要环节。于是,他在疫情固守的几个月里,集中精力创作完成了作品。“复活昨天的文字,也许是为了今天的再生。

王尧感言道。“我和笔下的人物相处太久,但彼此都有了熟悉的陌生。他们和我都变化了。

但无论怎样变化,我看到了少年的我在他们中间奔跑。故乡是我写作中的一粒种子,也是这粒种子最初的土壤。因为有他乡才有故乡。

王尧把多年的苦思冥想,酝酿成了小说开头的第一句话:“我坐在码头上,太阳像一张薄薄的纸垫在屁股下”。王尧称自己是一个毫无小说写作经验的人,但他脑子里充满了关于小说的概念,这与他“批评家”的身份有关,小说的写作过程是不断放弃许多概念和阅读经验的过程。对于小说,王尧有自己的观点:“我固执地认为,小说写作需要思想、学养和多方面的文化积累。

我们不是把思想、学养和文化积累附加在小说中。去年12月,《民谣》面世后,得到了莫言、阎连科、苏童、麦家、程永新、程德培、王春林、张学昕等多位作家与评论家的盛赞,入选2020收获文学榜长篇小说榜、《扬子江文学评论》2020年度文学排行榜等专业榜单。2020收获文学榜的颁奖词称:“不同凡响的《民谣》历时二十年,聚焦的却是一个少年短短几年的成长片段。

在漫长的书写过程中,故事的跌宕起伏早已化为历史的烟云,留下的只是琐碎的细节和无法复原的碎片。《民谣》说了太多的东西,同时又让我们听到了没有说出的话;《民谣》之中有着太多的秘密,有些秘密在阅读中会解密,有些秘密则永远是秘密并吸引着我们。

《收获》主编程永新称,到这一部小说,王尧获得了一个真正有学位的汉语之子的地位。

阎连科认为:“《民谣》重建了小说之根基,也推开了小说革命之门窗,在整个当下的文学创作中,它像贝聿铭在卢浮宫直立起的那座现代金字塔,是传统之入口,亦是现代之出口,而每一个从那入口、出口进出的人,爱与不爱大约都要在那儿驻足观望一阵子。《民谣》拉开译林版“王尧作品”系列序幕,后续整体推出作为王尧的“苏北”老乡,周伟伟对小说《民谣》所铺写的水乡氛围有着与生俱来的亲近。封面以黑金两色为主色调,意境渺远,黑与金的色彩撞击则带来流金岁月之感。

河面粼粼波光,一位敏感多思的少年背影伫立远眺,带领我们重溯记忆之长河。值得一提的是,《民谣》书名由作家莫言亲笔题写,墨色浓烈,典雅庄重,与整个封面设计相得益彰。据悉,除了近期率先问世的长篇小说《民谣》,王尧作品后续还有系列出版的计划。

译林出版社将在5月份推出四十余万字的口述史巨著《“新时期文学”口述史》,这是国内迄今唯一一部当代文学的口述史著作;下半年,还将继续推出他的两部非虚构作品《沧海文心:战时重庆的文人》和《日常的弦歌:西南联大的回响》。至此,王尧作为小说家、散文家和学者的写作实践都得以呈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