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超等富豪没有吃独食,帮海内敌手找矿,协力破本国症结矿产垄断

这个出了温州便无人知晓的神秘中国富豪,经常穿着工作服下车间,鲜少在公开场合露面,更难以彰显其知名度。项光达,却是全球工业的隐形大佬,破除了外国对中国“工业粮食”——镍的垄断。2020年8月,“财富世界500强”最新榜单显示,项光达实控的青山控股集团以2600亿元的营收,位列第329位,超越小米、格力,距离李嘉诚的长江实业也只有一步之遥。

此外,他的还是两大产业的全球冠军——不锈钢和镍,掌握着电动车电池产业的话语权。

战绩彪悍,项光达是如何做到的?这和他是温州人有关。温州人做生意,两条公认的成功经验是:敢想敢干、有钱大家一起赚。

从1988年下海创业,项光达在钢铁行业深耕32年,在不锈钢领域,青山控股已经形成年产超1000万吨产能,2014年起稳居世界第一。生产不锈钢的过程中,项光达深刻感受到外国资源霸权的钳制。中国是第一产钢大国,消耗了全球56%的镍,但八成以上都依赖进口,正因如此,国外巨头时常提价,他们的矿山利润高达40%,国内钢铁行业利润却不足4%,生产钢铁的给卖矿的“打苦工”。

这种情况下,项光达奔赴世界最大镍矿出口国印尼,花巨资抢下4.7万公顷红土镍矿开采权,一举打入上游镍矿生产行业。

此后,项光达以超过400亿美元的规划投资,在印尼、印度、津巴布韦等国买矿,不断提升镍铁产量,一步步坐上全球镍铁老大的宝座。

自己做强了,项光达没有利用自己的地位大肆掠夺,恰好相反,他信奉“有钱大家一起赚”,与国内众多同行、材料商,尤其是深受镍金属短缺之苦的新能源汽车电池行业合作,包括正极前驱生产商格林美、中伟股份、华友钴业等,连竞争对手宁德时代都通过子公司顺利合作。

其中,格林美颇为典型。公司董事长许开华找到项光达,希望帮忙解决镍供应的问题,结果,项光达利用他在印尼的关系,帮格林美快速把工厂建到镍矿旁。许开华直言:“青山在印尼的工厂、港口、电力和道路使用都不成问题。

我们的成本降了一半。双方都得到实惠,合作关系进一步巩固,中伟、格林美陆续发展成全球最大电池前驱材料企业,项光达也在发展中掌控着不锈钢和镍铁两大产业的世界话语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