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闭幕论学者福山:特朗普病毒已经生命垂危,美利坚合众国兴起汗青开端了

据美国媒体近日报道,在上世纪90年代美国赢得冷战、最为强大时期,发表了“历史终结论”的著名学者弗朗西斯·福山,近年来已经成为“美国失败”的主要批评者,福山教授上个月又发表了一篇言辞激烈的文章题为《腐朽透顶》,对于特朗普四年统治时期痛加批判,指出“特朗普病毒”已在整个美国社会中渗透,导致美国“病入膏肓”,如今不但无法谈论“成功的西方文明永远终结历史”这种大话,甚至可以说美国衰亡的历史开始了。

福山教授早在2014年就曾经对美国根深蒂固的政治衰落状况感到遗憾,美国治理机制变得越来越无法运转。福山当时就指出:“僵化的思维与执政的政治角色的力量相结合,阻止了任何大刀阔斧的机构改革。

不能保证试图进行变革的时候,政治秩序不会发生重大混乱。在2016年总统竞选期间,当福山重新审视政治衰退的问题时曾经提醒:“民粹主义战士在街上兜售的秘密药方几乎毫无用处,如果被接受,它们将扼杀增长、加剧隐患、使情况更加恶化而不是带来改善。

事实上,这些过去看来不可思议的“秘方”已被美国人接受,或者至少足以使特朗普进入白宫。

而且美国社会情况确实恶化了,恶化过程以惊人的速度持续进行,高潮是1月6日示威者公然袭击美国国会大厦,而这是竟然是堂堂美国总统所鼓励的叛乱行为。大大加深美国两极化的新情况是,围绕政策问题的辩论已演变成围绕身份的斗争。在1990年代刚刚出现两极分化时,美国人的分歧集中在税率、医疗保险、堕胎、枪支和海外军事用途等问题上。

这些问题现在都没有消失,而是更加严重,但已被某些固定群体的身份和成员资格问题所取代,由种族、性别和其他广泛的社会指标来定义。政党被政治部落所取代。特别是在共和党中“部落主义”的兴起最为明显。

特朗普轻易让该党及其选民放弃一些核心原则。随着特朗普变得更加神经质和更加以自我为中心,共和党变得越来越个人主义。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是共和党人取决于对白宫的忠诚程度:如果稍有偏离特朗普并批评他的言行,立刻将被开除。

相关文章